阑泪欢

活到窒息。

The Poor/异色法加

这儿喑渊,文渣请多指教

*男妓设定,雷者慎入
*非常...短




秋末的天空很快就浸在了黑夜里,他透过小巷口破旧街灯所发出来的昏黄灯光看到了那个男人。

冷风袭来,他皱着眉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金发,半眯着的眼睛睁开扫视了一圈周围。巷尾堆积着的杂物发出阵阵腥臭,为此吸引了几团飞虫。尚带着潮湿的地面不时窜出几只老鼠,吱吱叫着逃离这个地狱。

史蒂夫把嘴里叼着的烟头吐在地上,那本就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说到底他也不是什么有烟瘾的人,不过是借此缓解一下饥饿罢了。他从巷角堆着的破箱子上起身,向着那个路过巷口的人快步走去。

弗朗索瓦与往常无二的走在混完饭,不,上完班后回家的路上,他用尚未洗干净颜料的手点上烟,脑子里想着他一幅画画完后,上流社会的一位大画家又将有了了新作品,那必定是他的几个月以来的心血,怎么可能允许下流的穷人去触碰呢。

不过很快他就有了与往常不一样的事情,不知从哪个暗巷冒出来个年轻人朝他走来。他首先看到那个年轻人简直是刻意解开了扣子的领口,暴露出一大片苍白的皮肤,锁骨的形状倒是能称得上算是优美。不过要说能吸引他注意力的却是那双眼睛,暗紫色的眼睛里毫不掩饰地涌出对金钱的渴望。

一个男妓,他心里这么推论。很明显,还是个廉价的。


他有些疲倦的揉着眼睛,接着便听到对方干脆利落的邀请,自然了,最后标出的价钱被人刻意加重了音调。

“你很缺钱?”他打算随意地给这个也算是可怜的年轻人一些问候,好让他识趣点走人。“真是巧,我也缺。”他绕开了人的阻碍,继续拖着步子向前迈去。


史蒂夫显然是不肯放弃这次机会,他难得褪去平时身上那股懒劲,不依不挠的追了上去,凑到那人身前刻意装出副可怜的样子,似乎目的达成一样,对方如他所愿的缩小了与他的距离。

正当他以为能有交易做成的时候,那个勉强把一头凌乱黯淡的金发束成个马尾的法国人把他扯到一边,他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劣质烟草的气味所包围,接着那阵烟味又很快消散。


他看着那个人松开了他,慢条斯理的拿出条沾染着星星点点颜料的手帕擦了擦嘴,耸耸肩,“不好意思了,我有洁癖。”






Fin.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