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泪欢

活到窒息。

プライベート料理

wow

观象台:

all鹿all,耶。
快入冬了嘛。小组聚众涮锅。 @温歌煮酒
今晚先不追究杏仁。明天再磕她。
以下是全部出镜人物: @砚友  @杏仁。  @山见鹿即是神。  @阑泪欢  @Lynn林喻安  @骨生亥彻 还有我。




「这破天真冷。」


林辰瞅了一眼窗外,呵出一口白气。面前的火锅里咕嘟咕嘟滚着红油,此时都已经冒了泡。有着甜美嗓音的服务生小姐姐推了车来,三层的小推车上林林总总十几样配菜,最上面一层摆放着显眼的几大盘鹿肉片儿,鲜红的瘦肉和白色的脂肪条儿交织成独特的美感。林辰瞅了一眼,伸长胳膊先拿了盘肉过来,探头看看锅边泛起了白沫儿,拿筷子一扒拉就把一盘子鹿肉全下进了锅里。


「来,来,想吃什么都自己涮。」


「先涮肉吧,先涮肉。它这儿的鹿肉火锅听说评价不错。」杏仁搓了几下手,放到嘴边哈了哈气,筷子在手里戏剧性地转了个圈儿。于是架子顶层的鹿肉锐减,回去的都变成了空盘子。锅边围坐的众人都纷纷拿了筷子,把自己爱吃的配料和在盘子里,眼巴巴地看着锅里的肉片上下翻滚。


「我觉得熟了。」常年在北方的忘海早把衣服敞开了,头发粗暴地往后一撩,探身拿小舀子搅了搅锅然后笃定地说。一旁的砚友听得这话,捧着手里的豆腐神采奕奕,「那是不是可以下别的了?」


「先捞了再说吧……?」生骨扯扯砚友的衣服,示意她往下坐一点,挡着她看锅。砚友就又回到位置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锅里。于是林辰筷子一挥,众人就七手八脚地拿了舀子,不一会儿一锅鹿肉就被捞得干干净净,只剩底料滚泡。砚友顾不上吃,先把豆腐往锅里扒拉。于是她的那份儿就被生骨移到了盘子里。其他人也取了自己想吃的配菜往锅里扔,不一会儿火锅就又被杂七杂八的填满了。


「有点辣……但是味道还不错。第一次吃鹿肉火锅这种东西呢,好像感觉也没啥特别的。」忘海险些没被烫到咬了舌头,换来林辰的一记白眼,「心理上总是特别的。」杏仁嘴里塞着东西,一边嚼一边看看架子上剩下的肉,含混地问,「还可以……口感挺好的。没老。等一下再来一轮?」


林辰正把一盘子鱼丸往锅里小心翼翼地倒,生怕溅了热水。她一分神,便有一个鱼丸骨碌碌滚到墙角。她有点生气地夹了一口肉使劲嚼着,倒是一旁一直不说话地吃却抢到肉最多的迟彻点了头。杏仁会意,转手拿了一盘蒿子下锅。


「要是煮时间长了估计就全碎了……土豆这种东西。」忘海一边往锅里放土豆片一边和砚友说话,砚友一不注意便被突然袭击的莫也抢了一筷子肉去,若不是生骨在一旁看着估计夹得更多。她得逞一次立刻转换目标,得亏迟彻眼疾手快一把把筷子挡下。


第一轮的鹿肉很快就吃完了。众人有说有笑地吃了一阵子配菜。林辰的鱼丸哪怕倒在盘子里也要用勺子,杏仁的蒿子塞牙塞到满嘴,她急急忙忙地把一根根翠绿的植物从牙缝里拔出来,忘海在一旁指点说你要戗着咬。砚友的豆腐烫到无法下嘴只得晾在一旁,第一口还是生骨战战兢兢地咬的。土豆片果然碎了满锅,莫也想夹一筷子粉条,结果手一出溜全滑到了桌子上。迟彻看着自己手欠往里倒的火腿肠陷入沉思,索性把它们浪费地堆到一边又倒了盘生鱼片进去。


「好了,没东西了吧?」忘海把笋片嚼的脆生生地响,林辰拿舀子在锅里晃了一下点头。于是后面的几大盘鹿肉被相继摆到了餐桌上,一群人又开始七手八脚地将红白相间的据说是鹿身上最好部位的肉往里扒拉。


然后忘海啪地拍了一下手,将右手边的开关拧到大火。


「那么——再来一轮。」


END.

评论

热度(45)

  1. 陌上云程观象台 转载了此文字
    震惊!温歌集团聚众吃鹿,众人当场上火送进医院抢救!鹿同志为复仇现已潜入医院,三星米其林大厨正在赶来的...
  2. 阑泪欢观象台 转载了此文字
    wow
  3. 砚友观象台 转载了此文字
    吃肉(。)
  4. 宫廷新东方负责人观象台 转载了此文字
    行的吧,吃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