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泪欢

活到窒息。

【露法】对镜

一时冲动说要写下的西北风....。
过程窒息发现完全稳不住....也没写出来想搞的ummmm还是得多看书不能老写数学(不
异色bg注意。



凯瑟琳面对镜中的自己时感到一阵恍惚。她饱满的双颊已深深凹陷,空洞的灰紫色眼睛不复曾经美艳,唯有尚还鲜红的唇给了她一丝安慰,可她心知肚明,那是口红的颜色,她自己的唇色早就开始泛白。她想起很久之前与维克多的一次争吵,斯拉夫人冷着脸咒她迟早会容颜衰颓,那时候她正对镜梳妆,纵使生气看上也是眸光流转。她反唇相讥,诅咒对方早晚会酒精中毒。她现在已经对这些不感兴趣,只有无穷无尽的厌倦将她层层包裹,碾缩成一个血肉模糊的团块。而厌倦的根源不只是因为生活。

她十五岁的时候熬夜看历史纪录片,对历史学家的侃侃而谈艳羡不已,十六岁时她喜欢上一个俄国作家,到了十九岁,她在俄罗斯的一所大学里读历史系,然后遇到了维克多·布拉金斯基。

维克多爱她的容貌姣好,爱她无意中露出的孤独眼神,爱她拿烟时纤细优雅的手腕线条,唯独对她没有爱意。即使如此维克多仍对她发誓她是他此生唯一,俄罗斯人的冰冷在七月份似乎也有所消融,凯瑟琳被维克多热切的目光盯的几乎都有点不太自在,仿佛那目光已经成了吸人膏血的吻。于是她点头认可他的誓言。凯瑟琳不是对一件事能够持之以恒的性格,无论是学业还是爱情。但既然追求新鲜感的她最终还是去学了历史,那么对于感情她也想试试是否能够自始如一。

谁知世事并非难料,她为数不多的对于浪漫的幻想并未成真。日子按部就班的流逝,她的爱情新鲜感持久度比不上中学时喷过的香水小样。她对维克多用起被用烂的套路,说你是个好人呀,可我不喜欢你。维克多则摇摇头,眼睛里装的是孩童的单纯。他说,我爱的不是你,我只是找不到爱情的寄托物。凯瑟琳一瞬间就懂了他的意思,他所要的是爱情,而不是带给他爱情的人。结果是他们各取所需,凯瑟琳得到一个免费的历史优异生,维克多小心翼翼地把他一人的爱情放在心头。但现实容不下理想者,他们在别人善意的逼迫下结了婚,紧接着不可避免地走上操心物质的生活。凯瑟琳逐渐与她的愿望渐行渐远,等她发现她已经是一个工作多年的杂志编辑之后,她坐在镜子前,正被席卷而来的厌倦啃噬殆尽。她恍恍惚惚中觉得,厌倦的根源是她自身,是桎梏她生命的枷锁。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