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泪欢

活到窒息。

耳机线/非国设耀菊/(3)

这儿喑渊请多关照√

Chapter 3 议论

因为我的赘述,可能许多读者看到这里还是云里雾里,这实在是我的失职,那么出于各位的需要,我便向大家首先诉说如今的事情。枯燥与否,话题是否引人瞩目并不是我想表达的重点,我只是首先声明,不论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他们曾燃起过怎样冲天夺目的火焰,亦或是曾经亲手毁灭了世界上任何一处纯净的水源,这两人之间无论改变了什么,或者是消亡了什么,这都无关紧要。耳机线由最初的紧紧的彼此缠绕到最后的分离,最终都还是归于一线。这一点是不容任何质疑的。

在前文中我已经向大家介绍了有关本田菊的一些事情,尽管不管详细,但我详细在你们心中对于本田菊这个人应该已经有所了解。为了防止事件的另一主人公在你们心中一直是一个模糊的灰影,我在正式叙述之前,还有必要向你们介绍王耀,这个在本田菊的言语中被描述成一个风流成性,抛弃旧爱的社会败类。

与之不同的,倘若本田菊的人生轨迹是一个自他离开父亲就逐渐上扬的弧线,那么王耀在他尚未成名前的人生就是半个抛物线——从最高点逐渐下滑,从受众人宠爱呵护的小王子沦落成常驻在酒吧的,那个词应该怎么说来着?混混。
王耀小时候,上天,他真的如同他的名字那样,如同璀璨无比的阳光,照亮了当时富足却无子的王家。更值得人高兴的,这位被给予了如同王子一般待遇的少年却没有半点被宠坏的娇气,至少在他人眼里,这位生的一副好皮相的少年的表现与他温润如玉的微笑十分相称,简直是在富二代全是些纨绔子弟的社会的一股清流。可惜的是,他最终离那真正的美好也就仅仅差了一步之遥。

有人曾经说过,灾难和不幸可以使人性高贵。这句话显然只是那些伪装成正人君子,或是自诩经历了重重磨难的伟大人们说出来的一文不值的话语。他们在饱经风霜之后在某一个神圣的夜晚,自称自己受到了神的启示,他们原本肮脏的灵魂就因此而莫名其妙的变得高贵的能够俯视芸芸众生。事实上不过是一层脆弱不堪的纸糊罢了,谁都能轻而易举的拆穿那层伪装——苦难只能使人与地狱的距离更近罢了。

人人都在躲避地狱,避免坠入那万劫不复的深渊。
人人都在渴望地狱。


王耀和本田菊这一对同性恋人之间的事情自从王耀作为一名演员在中|国这种思想尚不完全开放的国家公开出柜以来,就一直被各大媒体闹得纷纷扬扬,甚至和本田菊怪异孤高的性格一样都已经是妇孺皆知。正是对人怀着爱慕之心的二八少女,得知偶像的情人是个性格乖僻的同性恋,谁会对此高兴?若是两人真的是彼此相爱,那为什么每次遇见都是那副冷嘲热讽?不过是个出了点名气的画家,他有什么资本去和王耀傲气?就算这个人的能力与王耀不相上下,就凭着他和其他男人不清不楚的关系,也早就该下地狱了!

两人的粉丝到了如今这种甚至加上了亚瑟.柯克兰支持者的争吵大战,年轻而无知的怀春少女们拼了命的维护着自己梦中人的尊严,在网上交战的如火如荼。便宜了谁呢?总之不会是他们就是了。
尤其是听到本田菊自杀未遂的事件之后,粉丝之间一场激烈的口水战自然是无法避免。确切点说,是我当时录音的内容公开发表之后。
——本田菊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婊子!这种酒吧出身的不干不净的玩意儿有什么资格站在王耀身边?!听说那酒吧还是个有陪|酒|女的酒吧,看他以前留长发那副骚样子,估计都被操烂了吧!王耀看上他,以前真他妈是被这种人迷惑了!哈,如今这贱货总算想开了!想要去死了!王耀为了他付出了多少?他差点因为这个进了精神病院!本田菊这个日|本的婊子就他妈的只会凭着那张贱脸勾搭男人!他身上就没有一点是值得王耀去爱的!他根本就不爱王耀!如今王耀总算下决心要离开了,老天爷!祝愿他能幸福!
——那你的王耀好到哪里去?他是安安分分的上完了学还是品学兼优了?不过是个爹妈原来有钱的富二代,你以为他有多君子?后来爹妈全去吸毒家里破产之后还不就是个小混混?他的躁郁症和本田菊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在他混出名声之前连住的地方都是本田菊赚钱供的!本田菊哪一点不比王耀好?他哪一点比不上王耀?他原先为了王耀把自己一切都抛弃了!跟着王耀去过那种穷困的日子,他本来可以在艺术方面更加成功的!他出名的时间比王耀早多了!本田菊把他自己的所有都给了王耀!可是他妈的王耀回报的是什么?好一个沙金色头发的撩人胚子!
——都给了?那他可不知道把自己给了多少人了,你是把本田菊和以前那些男人的事情都忘了?你觉得本田菊爱王耀吗?爱王耀他就不会和那些人纠缠不清,还当面让王耀难堪!
——本田菊确实为王耀付出太多了,至少现在自杀未遂躺在医院里的是本田菊,而如今还活蹦乱跳的,甚至不去看一眼的人是王耀。当年王耀被判定为躁郁症的时候本田菊几乎都要彻底崩溃了,最后还不是他陪在王耀身边?他要是不爱王耀就不会这么去做!你去看看本田菊的画,有多少东西都和王耀有关。
——可是这两人确实曾经相爱过……
——曾经而已,何况那场爱就是个彻彻底底的错误!
——我很好奇,王耀的小粉丝们,在你们口口声声说本田菊是个酒吧跳舞的婊|子的时候,难道你们没想到亚瑟.柯克兰也是个酒吧跳舞的?这可是在质疑你们无比君子的王耀的审美,还是说他就是喜欢在酒吧跳舞的?
——你们两家撕能不能不要扯上亚瑟?他是无辜的,而且当时他喝醉了,他本身酒量就不行好吗?更何况之后就算他酒后驾驶,本田菊明明可以避开,结果呢,他偏要往上撞!没有去见阎王简直已经是他的幸运了!
——……

明明到了如今已经十分疏离的两人,粉丝却依旧没有善罢甘休从此好聚好散的意思,甚至为此互相掐的更狠,这可能是让围观了这场爱情从开始到结束的所有观众唯一能津津乐道的。

当然这些自以为参透了一切的观众唯一没有想到过的,甚至连当事两人都从未想到过的,王耀和本田菊两人之间也许到最后双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在互相掩埋的东西,唯有他们之间的爱情,这个被众人坚定不移的认为早就消失的可笑玩意儿,这个被冠以欺骗之名的虚伪情感,事实上从未离开过这两人,犹如缠绕至死的耳机线一样无法解开,耳机两端死死缠绕在两人心上,让人为此血液不畅,呼吸渐止,身体冰冷,却永远无法分离。

连死亡都无法将我们分离。

这句话,本田菊听王耀说过两次,第一次的时候,阴暗湿冷的出租屋外是纷纷扬扬的雪花,他和王耀在没有任何供暖措施的屋内,在那张老旧的小床上紧紧拥抱,任凭对方火热的吻落在自己身上,以及与之而来打在耳垂上的温热吐息和王耀暧昧不清的话语。
“我们注定无法分离。”本田菊感受着王耀的体温,听到他尚还带笑的温柔语调。
“连死亡都无法将我们分离。”


那是很久很久只前的事了,久到本田菊最后只能在汪洋大海中摸索出那么一点仅有的少的可怜的记忆碎片,他透过名为虚无的缥缈过去看到那时自己脸上的笑脸。
至死不渝?那只是欺骗人的可笑玩意儿而已,不过是包裹在毒药之外的一层糖果,也只有自小缺爱的孩童才会被欺骗,为此奉献上自己全部的身心。
尽管我对这两人了解的并不很深,但我还是想要尽我所能向您重复这一点——他们之间是有爱情的。请您记住这一点,因为这与后文的一切紧密相关,或者您大可将这一切理解为一个可悲的讲故事人所捏造的事件,但随君意。

在酒吧这一类的地方待多了,无论是怎样纯净无暇的美玉都会染上无法洗去的痕迹。本田菊对于人情世故的认知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很快便熟悉起来。随着酒吧内女人逐渐的年轻不复,他看的出来林晓梅眼中蒙上的忧愁。为了招揽顾客,他亲自要求把头发染上颜色,换下了那套简单的学生装束。曾经的那头青涩无知的小鹿以飞快的速度成为一只眼神狡黠的狐狸,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几分刻意的撩人,以往眼底中含有的胆怯、好奇,全都随着肢体的舞动而灰飞烟灭。您或许会觉得奇怪,为何他能够如此快速的适应这一切。对此,我只能解释为这是本田菊骨子里带着的对于这些的熟知,正如他对艺术的兴趣与他父亲的曾经几乎一样。

就在这种时候,本田菊看到了王耀。那时候的王耀家境尚未衰落,他刚以难以想象的优异成绩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也不乏一批倾心于他的女孩,看上去真真是祖国未来的栋梁之才。
只是本田菊在那时从未认真想过,为什么这样一个优秀的人,会跑来这种酒吧喝酒呢?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