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泪欢

活到窒息。

[太芥]乌贼

温歌煮酒:

文组八月作业,梗四漆黑 @阑泪欢
“OOC炸裂求不打”


他慢腾腾地走在横滨的街道上,旁若无人地大口咀嚼着刚刚在街摊买下的烤墨鱼,嘴里不时含糊地发表对食物的见解。我几乎想象的到那可怜的软体动物的尸体被尖牙无情碾磨的样子,最终经过层层转化成为使先生能够活下去的能量。


太宰先生想不想活我不知道,但是他现在吃食物吃得很开心这一点倒是确凿无疑的。与其说是吃,不如说他把这个过程当作一种儿童戏耍般的玩乐。先是身体,接着是触手,那软体动物的尸体一点点的人吞吃入腹。而他接下来又必定要为此发出些恶趣味的感慨——他一向如此。


“你见过乌贼吗?”


果不其然,他把脸转向我所站的一边,脸上不明的微笑让我忍不住怀疑这是否又是一个为了训斥我而设下的陷阱。我对此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乖乖束手就擒,掉进猎人设下的陷阱。


“见过。”


他的神情在听到我答案后的一瞬间变得兴奋。我一向对他的这种神色感到惶恐不安,因为那双被人为画上纤细红线的玻璃球在这种情况下常常会燃起不可名状的火焰,宛如一幅他看到自己自杀成功时的样子。死亡对他来说理所应当的是件喜事,理应在驶过三途川的过程中起舞庆贺。但我每每看到那明晃晃的火焰时总会不安,那时候的先生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个不折不扣的精神病人。


意料之外的,他咽下最后一口食物后便不再开口,索性我也早已习惯先生对我的这般态度,最多不过是惊讶于他难得没有因为把话题转移到对于我的批评上来。然后便是一段时间的沉默不语。似乎连时间都对这两个在街上游荡的行人感到索然无味,或许也是因此让仅仅是五分钟的时间都显得十分漫长。


约莫五分钟后,先生突然问我对于乌贼有什么看法。那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正经的像是末日将近(虽然我认为真正末日到来时他应该也不会太正经),我对他的问题感到奇怪,但还是认认真真地答了他的话。我其实一向对这种黏滑湿润的软体动物没有多大好感,对于那种它们迷惑敌人以脱身逃跑的伎俩也不屑一顾。从被染成漆黑的海水中抽身离去,这对于觅食者来说总有些不公,倒是成全了它自己的性命。只是不知道面对重新澄澈的海水,捕食者面对猎物逃走的结局,内心该会是怎么样的。


也许从漆黑中逃跑的乌贼,也不只是会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吧。先生这样说道。


评论

热度(22)

  1. 阑泪欢温歌煮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