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泪欢

活到窒息。

【太芥】尖叫

2017.8.3 关键词 喧哗


实不相瞒我是看着那个土拔鼠的:啊!!!的鬼畜写的...但愿看完了的人不要满脑子鬼畜....




已经是春末时分,街道边都堆满了残缺不全的花朵。一场雨过去之后再下的是花雨,花朵香气与那些色彩勾人的柔软薄片一并纷纷扬扬地坠落地面,毫不犹豫。剩下的只有一眼望去突然显得单调的树枝,以及在雨季里湿淋淋又腐败的甜美。雨气朦胧,一直重复着单调旋律的雨点闷得人难以呼吸。


他走在最安静的那条街道上,举着一把漆黑的伞行走于斑斓的落花中。饶有兴趣地驻足俯身打量着那些落于污泥中的花朵残尸。我只好跟在先生的身后,偶尔低头时,看到那些被践踏成扭曲形状的花瓣。雨在下着,花朵不停的被雨点从枝头打下。偶尔的几朵还存于树上苟延残喘,花瓣都已是残缺不全,一幅大势已去的颓败模样。


他问我,有没有听到尖叫声?


我只听到了不明的低语,像是人们偷偷谈论禁忌一样的窃窃私语。声音不大,让人觉得那是有人趴在耳边轻飘飘地吐息,从舌尖跳出的话语都并无实形,只是些气音。听完只觉惶恐不安,仿若世间也已一并化作虚无消散,散在这个令人窒息的春末。而人类、花朵、冷冰冰的机械都挣扎着想要逃出生天,所有努力,皆是徒劳,终是全都被碾为齑粉。血肉、花瓣与齿轮部件的碎片在天上飘浮,随即向下坠落。


轰!


它们理应尖叫的。炸裂开来的血肉引起一阵骚动。机械部件坠落地面的声响轰然入耳,叮叮当当的胡乱散落,跌进污泥。沾染上鲜血的花朵如铁锈般凋零,尸体消散不见踪影。而太宰先生依然立于那条街道上,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


“这可是最安静的街道了。”他笑得有些无奈。


这话如同祷告,语毕,那些低语便纷纷止音。整个世界静止了一秒,接着花朵坠落,雨丝缭绕间爆发出了尖叫。刺耳悲哀至极,撕心裂肺一般的尖叫声刺得人双耳发疼。如同母亲丧子,孤儿贫苦那般伤心欲绝。吵闹的令人也想大声吼叫参与其中。


这应当是花朵的宴会,理应是最悲哀不过的那一场。于是人类花朵与机器一并发狂,于葬礼上哭嚎,为即将消失的生命尖叫不止。


“春天正在死去。”太宰先生这样说着,像是附和一样做出大吼的姿势,看向我的神情不知为何显得悲伤。


接着他开口问我。


“你有没有听到花的尖叫?”



Fin.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