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泪欢

活到窒息。

【太芥】破茧

2017.7.29 关键词 束缚

本文又名:带你走近毛毛虫的正确破茧方法。


日常ooc+头重脚轻。打死我吧……



他在那时候会用双手把我紧紧禁锢在怀中,仿佛要把我整个人融为身体的一部分。我曾向他质疑过为何一向不喜与男人触碰的他会这样做,回复我的往往只有一个微笑。我看到那上挑的唇角里透出不屑与嘲讽,仿佛在鄙夷我的愚钝。可我总不能天真地幻想,是因为爱情他才会这样拥抱我。这种想法太过幼稚,甚至有些令人作呕。无论是我还是他,都会觉得这是种可笑至极的想法。

他就像幼童闲暇时打发时间那样,手指玩弄着我稍白的发尾。漫不经心地对我说着些我听不太懂的话语。他说,其实人都是从毛毛虫变来的。我皱着眉头试图把那些肥胖臃肿的虫子与人类相联系到一起,最终以失败告终。

你不这么觉得吗?他似笑非笑地盯着我看。我再度想起那些白色的虫茧。虽说是白色,却总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恶心。仿佛有毛毛虫蠕动着爬过我的身体,在我的嘴上停滞。于是我闭口不言。感受着它吐着丝将自己逐渐包裹住,最终只剩下一个白色的虫茧。

我几乎能够想象到它破茧时的痛苦。全身都被自己吐的丝挤压着,不住挣扎着想要逃离那窒息狭小的空间。但我依然不明白这与人类的相似之处。于是我诚惶诚恐地向他道歉,我说我还是不明白。接着他抱我的力度便小了许多,甚至给我一种我们之间存在过温柔的错觉。

这当然是错觉了。因为之后当我看到他布满血丝的眼睛时,心中不知名的恐惧总会不住的放大,就像万花筒里五彩斑斓的色块那样,颤颤巍巍地放大,变形,直到那些玻璃片破碎,堆在一起。

就像蝴蝶一样。那个之前在我唇上停息的小家伙在破茧时失败了。这就意味着它生命的终结。我仿佛看到它的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茧外,触须似乎还在一颤一颤的,柔软的翅膀已经破损,空余了一具残躯,一半在茧内,一半探向自然。我对此毫无感觉,而他却像是一幅唏嘘不已的样子——一个对自己生命毫不在意的男人因为一条毛毛虫的死去而唏嘘不已。真是有够滑稽的。

芥川龙之介。我听到他叫着我的名字,语气出奇的认真。而我低头看向我的指尖,突然发现那上面被丝线缠绕着,一圈又一圈。

Fin.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