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泪欢

活到窒息。

【太芥】入水

2017.7.24 关键词 前任



日常跑题[1/1]性转注意,差点压线交什么的真刺激。
标题和文卵关系都没我只是,标题废。




她梳的齐齐整整的短发垂肩,有几根不受拘束的发丝跳出掌朝外半探出头,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而有些轻微颤抖。老师低沉模糊的声音令人不住昏昏欲睡,她却似乎像是看到了什么新奇珍宝一样聚精会神,即使只是凝视着背影我也能想象的出来那一幅乖巧的样子。

真是肮脏。我一边鄙弃着自己的下流一边将自己的视线死死锁在她的身上。被头发遮住的耳朵半隐半现,不知道那小巧可爱的耳垂是什么味道的呢。她比我小了将近一岁,想来定是会懵懂的任人动作吧?睁大那双澄澈的眼睛,会不会小声的开口问我在对她做什么呢。她自然是最纯洁不过的,毕竟往日的插科打诨中稍微带上点颜色她便听得云里雾里了。她纤细的腰抚摸上去会是什么触感?我趴在桌子上,手臂像是因为没处摆放而索性直挺挺的向前伸直,我半枕着那一边的手臂——这样一来,我的手就自然地凑近她的身体,只要我略微动动手指就可以直接碰到她鲜活的肉体。

我与她的距离也仅限于此。我知道她对我的敬畏,也同样明白那份敬畏并不会成为爱恋的情感。但当我和她并肩走在巷中时,我还是会轻轻吻上她的额头,脸上挂着虚假的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的笑意,和她说着,我爱她。

这个并不高明的语言轻而易举地骗过了她。她怯生生地点着头,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倒映出来低劣谎言的模样。我仍然对她微笑着,牵着她的手走过许多地方,我吻上她的唇,听到她意乱情迷时的喘息。她轻声叫着我的名字,双眼澄澈如水,那样怔怔地看着我,问道,您爱我吗?

随后她像是掩饰那刻的尴尬一般咳嗽几声,见我未答,她同样也闭口不谈这个问题。我搂过她消瘦的双肩,亲吻她单薄的身体。但我拒绝再同她谈论情爱。那具消瘦的躯体逐渐成为我的梦魇。午夜梦回间我看到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眼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渐渐的她苍白的面容上浮现出笑意,她轻声开口问道,您爱我吗。

这是对我的审问,我注视着自己早已肮脏不堪的内心,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那时我感到她温柔如水般的爱恋灌入我的口鼻,吞没了我的整个身体,在窒息的过程中我盯着她有些干枯的黑发,披散着的头发如同海藻一样在水中漂浮。

我依然爱她。我想拥住她消瘦的身体同她互诉爱语,即使她向来寡言少语,言语笨拙。我爱她,我想用手抚过她的脸庞,描摹出她的唇形,但那是正常人眼中的爱人,是对待爱人的正确方式。

而我无法忍受这些,因此我选择从深水中逃离,跌跌撞撞地向陆地奔去。那些从前代表着我虚情假意的玫瑰在地上干渴而死,干枯发脆的花瓣尸体铺满了地面,如同时间已久的血迹。



Fin.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