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泪欢

活到窒息。

【耀菊】黑暗前

这儿喑渊请多指教orz

*这个是“东篱寻月耀菊企划”的二宣,希望有更多人参企划。真的,群里太太可多可好勾搭抱大腿了。

企划审核群号:628512821

*翻译耀x商人菊,梗来自轩子小姐(不知道咋艾特人..辣鸡pad端





“所以人类还是幼稚的。为自己的过错竭力辩护,装作一副毫无干系的样子甚至因受到指控委屈。”

“自欺欺人。”长发男人随意应道。

“而且他们似乎真的在欺骗他人的过程中说服了自己,那种委屈是发自内心的。”

本田菊眉头深锁,这个在事业在业界极为出色的商人如今坐在吧台边上喃喃自语,他尚带稚气的脸摆出这样严肃的表情,让王耀看到有些想笑。

“为什么。仅仅是因为不想被说犯错,还是不想承认自己失败?”他轻声问道,显然他身边的人并不会给他确切的回答,于是他恢复了以往休息时的模样,把脸贴在冰凉的吧台桌面上,颇像个垂头丧气的孩子。

只有在这种时候王耀才记起自己的雇主才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往日自己跟在他身边充当翻译,对方谈判或应酬时的冷静几乎不符合他的年龄。这让王耀一度怀疑过是不是自己活得太过幼稚。

他对初次见面的本田菊记忆犹新。当时那个年轻人不小心撞到了自己,还给自己道歉道了很长时间。

那时候的本田菊应该还只是初出茅庐。没有现在那么从容不迫,眼睛里也多是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蓬勃。在初遇过后没几个月由于一些变故他不再为以前的雇主当翻译。寻找的雇主没想到新雇主竟然是本田菊。

他看着他的雇主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从不起眼的小角色爬到上位,对方眼里的热情仿佛被永无休止的公务会谈和应酬消磨殆尽了。那双澄澈的眼睛逐渐变得波澜不惊,深不可测。




公司里的人普遍认为王耀作为一个翻译着实屈才。他那双桃花眼含情脉脉又不算过于轻佻的样子很招人喜欢。和本田菊一同出行的时候,格外引人注目。

每到这种时候本田菊都会像是无奈的笑笑,像是站在好学生边上的学渣。王耀记得有一次他直接被塞了一盒巧克力的时候,本田菊笑得格外无奈。

那次出差回到宾馆本田菊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眼里噙着笑,难得的说了几句玩笑。王耀想着你不也被客户追过吗,碍于对方是雇主的身份始终没提。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那个少年人像是窥伺到了他内心所想,“在下可是比不上耀的,我可从来没直接被塞过巧克力。”

他继续说着,语气颇有点漫不经心的感觉,“这么一想,耀得过的东西还真是多。”本田菊像个幼童一样不服气的鼓鼓腮帮,王耀此时倒也习惯了上司偶尔的孩子气,苦笑着开口:“那我至今不还是一孤苦伶仃的光棍吗,这么小年纪你倒是先开始担心这些事。”

“况且,”王耀故作正经的清清喉咙,“我觉得我对我的上司有一些不太好的想法。”

话刚说完对方就往他心口砸了一拳,王耀心里叹了口气想着真是不如年轻人朝气蓬勃了开口都不用的就直接动手,完了又想着把平常乖乖顺顺模样的雇主惹成这样他怕是人要不了工作还得丢,结果就听见本田菊像是不满的咂了咂舌,“怎么给你抢先了呢。”语气还是那样孩子气。

接着他就被上司直接强吻了。对方生涩的接吻技巧偏偏靠着热情格外的具有诱惑性,王耀心想这简直是在逼我犯罪。

他触碰到本田菊的身体,这当然不能称之为纵情恣欲。

于是这事就算这么成了。


不再回忆过往,王耀把视线移到本田菊身上。短发的年轻人像是刚刚结束完考试的学生,趴在桌子上已经是筋疲力竭的样子,宛如一条垂死的鱼。他显然还没弄懂他提出来的问题,并为此苦恼不已。

王耀一向不乐于与他深入探讨这些问题。有些事情其实想的太透并没有什么好处,他也为此劝过本田菊几次,但总是徒劳。这个偶尔孩子气的恋人对于某些事情有着惊人的执着,即使是王耀劝说也无济于事。



本田菊很喜欢讨论问题。


这一点王耀是万分确信的,不过那也仅限于私下里的本田菊,比如躺在王耀身边时,那双原本微眯的眼睛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突然睁开,盯着人看,活像一只猫。

然后他就会突然开口,他说王耀,我们要是以后死在一起多好。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眨啊眨的,倒像是个撒娇的孩子。他说活太长时间多没意思,我们以后又不会有孩子,一天到晚俩人到最后变成两个乱糟糟的老头子,想想就有点。

有点什么?王耀搂过他的腰,一双眼笑的弯弯。

不觉得有点可怕吗。本田菊依了王耀的动作,言语轻声的像是在喃喃自语。这个时候他往往又会闭上眼,面容沉静。

是啊,两个老头子,乱糟糟的。王耀默默重复着,搂紧了怀里的人。


一切其实都是乱糟糟的。比如令人上瘾的毒药,比如枪击人后尸体旁的血迹。



王耀一直觉得本田菊可能是缺乏安全感。年轻人躺在他怀中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捏紧他的衣角,哪怕是做爱的时候本田菊也会一直搂着他的脖子不放,哪怕已经累的身体任他摆布双手也依旧执拗的搂着。

或许是活的太过寂寞,遇到人就不敢放手了。王耀如此猜测,他看的出来那个一开始撞到他的年轻人面具之下深藏的灵魂。是个瑟缩发抖的孩童,对于这个与他格格不入的世界有着万分恐惧。为此他思考,他想不出来那些问题的正确答案。答案的不确定性让他更加惊恐,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想要避开世人,却又因为利益不可避免的要与他人在觥筹交错之中摆出一幅乐在其中的模样。面具戴久了便不会再能让人轻易揭下,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世人眼中的正常人,顺利融入社会。他看的出来本田菊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做着这些事情。

看到合作伙伴便摆出笑脸嘘寒问暖,与人落座酒桌便知道举杯,懂得暗示人与自己利益一致,满含笑意的让对方签下合同。这都是一个商人该具有的素质。

但是不应该出现在本田菊身上。

那还是个害怕世人的孩子,抽筋剔骨也融入不进那些浮华的圈子。面具戴久了便开始疑惑,究竟自己是什么样的。明明戴着很累,可思来想去竟已找不到揭下面具的方法。王耀听的到本田菊每晚的呓语,包含着担惊受怕,颤抖的语句下暗藏绝望。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人,为什么面具摘不下来。不该是这样的。我不该是这样的。





“所以人类还是幼稚的。为自己的过错竭力辩护,装作一副毫无干系的样子甚至因受到指控委屈。”

“自欺欺人。”


也许按照常人的想法来看,本田菊这样是好事。能够顺利融入社会当然是好事了。但是面具总是会一步步的入侵着原本的自我。那个瑟缩着的孩童逐渐化为乌有,心里面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泛着腥臭味道的泡沫卷着利益逐步侵占他的血管。为此本田菊感到惊慌,他反对着那些污浊的入侵却又无能为力。孩童稚嫩的音调被海浪吞噬的无声无息。

王耀觉得那是一幅迟早会坏掉的样子。



王耀拽着本田菊衣服后领把他拽起来,不顾着对方还是走神的状态便硬凑上去吻上对方的唇。松开人后王耀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本田菊开口:“我们要走了。”


走了?本田菊大脑呈现出短暂的空白。哦,对,他们两个犯了罪,只能如过街老鼠般到处逃窜。


其实他们俩隐藏的很好,毕竟在王耀和他讲起他以前杀过人时本田菊是真的吃了一惊。那是王耀以前的雇主,一个毒.贩。被王耀直接枪.击死亡。

他问过王耀为什么要杀人,长发男子神情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雇主给他喂毒.品吃。他不是很乐意。


于是他说他原先在家里长辈的带领下走过.私。

王耀倒是没什么多大的反应,只是感叹了一句藏的真好。差点让本田菊怀疑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真是乱糟糟的。


光滑台面反射出耀眼光芒,刺的人眼睛生疼。盛着酒液的玻璃杯未动,可本田菊总觉得自己像喝醉了一样,从逃跑开始的时候便是。

头脑晕晕乎乎的辨不出虚实,脑内如同始终嗡嗡作响,让他没法清醒。他听到有海浪的声音扑打在什么边上,接着他好像是被卷走了吧。




本田菊听到不远处传来的鸣笛,隐隐约约的有红光闪烁。也许是接应的车子来了,他不是很清楚。

他被王耀硬拉下楼,出门前再次与爱人交换了一个吻后王耀向他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其实我们都是这样的人类,我们尤其是。”

王耀这么说着,眼里含着笑。那是王耀为数不多的回应他的问题。


他和王耀跑出门外,他被王耀推上接应的车上。

“指控是我的,自欺是你的,再见。”



两人方向相反,距离越来越远。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