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泪欢

活到窒息。

【敦芥】Underneath(2)

这儿喑渊请多多指教

*敦渣,偏黑,ooc爆炸慎入



这里是(1)


 

Chapter 2

 

 

Understand

 

洗过澡之后的身体清爽了不少,只是镜中的人苍白皮肤上依旧残留着象征淫欲的痕迹。濡湿的发尾紧贴脖颈,弯曲成一个可笑的弧度。芥川龙之介动作机械地套上衣服,浴室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洗好了吗?”中原中也在门外颇为关切地开口。后辈近几个月来的魂不守舍连一心扑在爱丽丝身上的首领都有所察觉。那个老谋深算的男人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芥川君他最近是不是不大好啊。”

 

让这种“不太好”继续发展下去的后果可想而知,港口黑手党从来不需要废人。可芥川龙之介只是沉默着,形单影只地走在任务完成的路上,白衣被染上狰狞猩红,他的眼睛里依然空无一物。

 

“穿好了。”芥川龙之介打开门。

 

 

 

 

芥川龙之介几天前被太宰治在暗巷里堵住了。

 

那个时候芥川刚刚和中岛敦做完,对待别人都温柔体贴的中岛敦唯独对他一人有着近乎偏执的狠戾,这独有的偏爱令他全身痛的快要散架。于是他漫无目的地走到暗巷里,坐到角落里,虫豸鸣叫的声音让他想起来贫民窟里的臭水沟。

 

他抱住膝盖,把头埋了下来。这样就听不清那些恼人的叫声了。他无由地觉得有些冷,刺骨的寒意深入骨髓,体内每一根神经都因为冰冷带来的疼痛瑟缩着尖叫。

 

好冷。好冷。冷到他抬不起头,每一块皮肤都好像被置于利刃之下任人宰割,他不能动弹,竭尽全力也无济于事。他只觉得无端的冷,快要把他冻僵了。

 

哪里有火。

 

火焰的颜色是很好看的,明亮耀眼像是中岛敦的眼睛。

 

芥川这么想着,咬着牙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燃,然后他凑近了那火焰凝神看了一会。

 

什么时候染上的烟瘾?他疑惑地想着。疑惑的原因好像倒也不是染上烟瘾这一回事。烟草燃烧的气味让他忍不住咳嗽几声,接着他又小心翼翼的夹起烟吸,然后再一次被呛得不住咳嗽。

 

这算什么啊,简直就像刚刚学会抽烟的小孩子一样幼稚。

 

可是烟雾缭绕的样子也是很好看的。青白色的烟有点像那个人头发的颜色。

 

就是稍微灰了点。他默默想到。

 

 

 

“芥川君看上去身体很好嘛!”他的老师靠在暗巷墙边,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仿佛回到了记忆中他当年自以为做对了事时,他的老师笑容里包含的不屑与嘲讽。

 

 

“抽烟。”太宰治看向芥川龙之介,收起了笑容,“看起来你以前的身体虚弱都是装的嘛。”他像是开了个玩笑,语气认真的却让芥川不知道那是玩笑还是讽刺说完,太宰治掏出手机给中原中也发了条简讯。

 

 

芥川龙之介把没抽几口的烟扔到地上踩灭。“他回去了吧。”他抬起头有些茫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太宰治这个时候反倒走过来,眼睛里倒映出他的样子。

 

 

颓败,迷惘又悲伤。

 

 

“回去了。”

“不过——你是喜欢他的吧。”太宰治那双鸢色的眼睛盯着芥川,如同在审问犯人。他看到他的学生迷惘无神地盯着前方许久,最后轻声说了句无所谓。

 

被学生敷衍了呢。太宰治在心里叹了口气,拉住芥川被袖子裹住的冰凉的手,把他的学生从地上拽起来。

 

“你会把你自己毁掉的。”太宰治做了口型,转过身将自己的学生交给赶来的宿敌。

“他回去了吗。”芥川小声的问道,声音喑哑。被那双漆黑眸子盯着的感觉并不好受,中原中也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说实话。

 

“回去了。”芥川闻言点点头,他神情恍惚的让中原差点要以为面前的人不过一个幻像——下一秒就要分崩离析。

 

“你们每次都是这样?”中原忍不住开口,“他没送过你?”

 

送他吗……芥川龙之介想起来有一次镜花看到中岛敦和他走在一起时对方刻意拉开了与他的距离,摇了摇头。

 

“那你和他就一直这样?”中原中也难以置信地反问。他一直以来对他的后辈不太理解。从前是对芥川为什么一定要忍受太宰治的教育,现在是对他为什么坚持要和中岛敦保持这种近乎肮脏的关系。明明受罪的都是他不是吗?更何况他的这种坚持很明显会影响到工作。倘若双方的休战告终,即使芥川依然留在港口也难免会在与人虎的战斗中战力大打折扣。

 

“芥川君,很固执呢。”森鸥外那时正和他探讨着芥川的状况,年长男人漫不经心地一提,“我真该考虑一下芥川的工作量了,不然要是白白丧失一个战斗力也是不好的事啊。”这一番话说的却让中原中也平白无故出了一身冷汗。在黑手党里工作量的减少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最清楚不过。

 

港口黑手党不是什么慈善组织,从来就不是。吸血鬼会榨干所有人的价值,直到猎物只剩一具干瘪尸体。

 

 

 

芥川坐在沙发上,太宰治当年披在他身上的大衣挂在一边。他低着头,听着前辈念着他体检单上一长串的名词。有的还很陌生,应该近几个月才出现的。他试图开解释几句,结果都被前辈用眼神示意制止了。

 

“你要因为中岛敦把自己毁掉吗。”不愧和太宰先生是搭档,连说的话都差不多。芥川龙之介一言不发,之前是尾崎前辈,然后是太宰先生,他听的有些腻了。

也不是想对前辈无礼,只是这千篇一律的话毫无新意,先是点明害处,接着阐述他的重要性,中岛敦对他来说理应什么都不是,然后要求他恢复正常这一类的话。好像他的情感不过是心血来潮,是孩童拥有的三分钟热度,无心之犬一旦偏离了他们的原先的认知,就连太宰先生也会主动找上来。他不知道之前太宰治那次临走之前对他说的话是为了他还是为了中岛敦,也懒得去揣度。其实他清楚这样下去的后果,他当然清楚。

饮鸩止渴也不过如此。包着糖衣的毒药对饥肠辘辘的人来说是却是生活的解药。他不知道他还能怎么样,也许中岛敦才是真正的心血来潮。

他分明崇尚纯洁,却无可避免地堕入深渊。芥川龙之介本应该一直是港口黑手党的无心之犬,不应该具有人类所属的情感,他的价值只有杀戮,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真是可悲啊。

 

 

中岛敦晚上回到武侦宿舍的时候,有些意外地看到了太宰治。穿着大衣的男人难得没有在夜晚出去花天酒地,只是靠在门前。看到他来,那双鸢色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哎呀呀——中岛君回来的可有些晚哟。”太宰治招了招手当做打了招呼,语气一如既往地透着一股玩世不恭的味道。中岛敦愣了几秒,看着朝他逼近的人不由向后退了几步。

 

“这么晚了才回来,是和美丽的小姐约会去了吗。啊真令人伤心。”太宰治放大的脸呈现在他面前,中岛敦总觉得自己像是在被审问一样。“去见芥川了?”太宰治笑了笑,“所以中岛君真不像个好人啊,即使外表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你这样可不是什么正义的伙伴。”

 

那次意外发生过之后中岛敦本想把它跑到九霄云外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都没有不是最好的吗?他在心里咒骂着芥川龙之介的不可理喻,接起对方打来的电话。芥川龙之介每次都仿佛像是愚弄他一样,明明是对方主动提出的,过程中却少不了讥讽互嘲。每次做的时候都会让他产生一种其实是在打架的错觉。

 

不过越到后来芥川倒是比一开始安分了许多。中岛敦擦了擦嘴角,绕开了太宰治。

 

他不喜欢芥川龙之介,这是毋庸置疑的。若不是双方都处于休战期,他看到那个人必定是要狠狠打一架。对方莫名其妙只关注价值的思想和嗜杀的个性他都极度厌恶。想必对方也是一样。平心而论,他自认为他还是看透了芥川龙之介的,也不是没有想过去改变他,可在几次尝试皆无功而返后他打定了主意不再做这种可笑的努力。看不过打架就是了。谁知道芥川龙之介那天……啧。

 

不可理喻。那种对一切事物都无比冷漠的人怎么可能拥有除了憎恨以外的情感。那种一次又一次的电话说不定也是羞辱他的做法吧,那种人。中岛敦临睡前想起芥川龙之介那双冷冰冰的眸子,皱了皱眉。

 

 

那天被中原中也带回去之后,第二天森鸥外就难得叫了芥川去他的办公室。首领怀里的幼女原本正拿着蜡笔涂画,听到喑哑的声音后抬头打量了一眼站在办公桌前的年轻人。对方似乎比上次见面又消瘦不少。令爱丽丝感到诧异的是对方脖子上的淤痕,看上去就像被人狠狠掐过一样。

 

“芥川君能不能去趟武侦送份文件呢?”森鸥外双手交叉放于身前,语气轻快的像在哄小女孩,“因为嘛,一般人去太宰君可能收到之后就撕了,中原君就更不用说了。你去的话我觉得成功率会大一些。”

 

于是中岛敦早上来到武侦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身影。进门后太宰治正拿着一个文件袋充当扇子扇风。

 

“刚刚芥川来了哦——估计是不想碰上你才来的这么早。”谁会喜欢遇到死敌呢。中岛敦默默想着。“他刚才出去的时候你应该看见了吧。”原本盯着电脑的国木田插话道。“没打招呼吗。”

 

这俩人莫名其妙的关系武侦这边在某一次看到港口黑手党的游击队队长从中岛敦宿舍低着头走出来就已经是知晓的了。国木田之前在印象里对芥川龙之介没多大好感。某次对方突然发动罗生门他还差点进入战斗状态,未曾想对方只是帮着扶好了快要倒下的文件。国木田才有一种对方也不过是个年轻人的感觉。

 

“要我说,如果没被人带歪,也应该是个好人。”国木田像是感慨一样,中岛敦有些尴尬的没接下话,坐在一边有些无聊的望向窗外。

 

他不太想同意国木田的话,芥川注定不会是个普通的人。这种冷血的人只适合杀戮吧。他回想着那人的喘息,就连喘息也是冰冷的。

 

所以说果然还是,没有感情的无心之犬吧。

TBC

—————————————

中岛敦是个大木头。鉴定完毕。

以为看透了事实是你丫看透个屁bu

 

 

 

 

 

 

 

 


评论(7)

热度(39)